爱你-之子于归

精彩章节试读:

秦莫尧每天让人送礼物过来哄阮棠、晚上例行一个电话。

阮棠处在一种患得患失的煎熬中,自我折磨得痛苦不堪。

林婉儿的项目已经到收尾阶段,等秦莫尧这次出差回来,就是他兑现诺言的时候。

阮棠难以完全信任,但又逼着自己必须信任。

秦莫尧出差的第三天,阮棠接到好友顾柠的电话。

“棠棠,我现在在榕城这边。刚才开车进市中心,那里发生了一场特大交通事故,死伤很严重。我、我好像看见了秦莫尧的车……”

脑子里“嗡”地一声!

手机坠落在地,阮棠如遭雷击,眼前一阵发黑。

“棠棠,你别急哈。我马上就去医院核实,受伤的人里未必有秦莫尧……”

阮棠手脚冰凉、大脑罢工了十几秒,随后飞速地运转起来。

对,受伤的人一定不是莫尧。

不会的。

“不能有事,一定不能有事……”

阮棠捂住抽搐般剧烈跳动的心脏,只穿着拖鞋,跌跌撞撞地跑下楼,冲向车库。

“小姐,你怎么了?”

佣人被她吓到了。

阮棠状若癫狂,“我要去榕城——!”

开车颠簸了六七个小时到榕城,她才发现自己在惊慌失措中连手机都忘带了。

不知道秦莫尧被送到了哪间医院,也无法联系顾柠。

她像无头苍蝇失去了方向,方寸大乱扯下耳垂上的耳环,抓住一个路人来问话。

“车祸、车祸的人送到哪里了?我把这些给你,你告诉我……我给你很多钱,多到让你这辈子都不用再上班!快告诉我——!”

她眼睛猩红,语无伦次,疯子一样的做派吓傻了路人,哆哆嗦嗦只想推开她。

阮棠还剩最后一点理智,推开那个人,又抓住另外一个路人。

“离市中心最近的医院是哪个?受伤的人是不是都送到那了?”

柠柠说发生车祸是在市中心。

一连抓了几个路人,总算是有人从“车祸”两个字捕捉到她到底想问什么,给出了答案。

……

医院。

“棠棠,你急死了我。打电话,你家里的佣人说你自己一个人开车过来了,拦都拦不住……你要吓死我是不是……”

顾柠就知道会这样,得知阮棠不要命赶往榕城,特地在医院外等着。

幸好接到了人。

“柠柠……莫尧、莫尧他……”阮棠死死抓住她的手,目光惊惶无比。

没人知道她有多害怕,简直天崩地塌。

莫尧如果出事,如果出事……

“放心放心,秦莫尧没事。”顾柠知道她只关心一个答案,赶紧安抚她。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不过……”顾柠拧了拧眉心,“你先跟我来,他在急诊室……”

肃穆安静的走廊上,一夜未睡、憔悴狼狈的阮棠,看见朝思暮想的高大身影、雕像般立在手术室外。

“莫尧——”她激动地冲过去,恨不得抱住他。

发现他身上都是血,又是惊又是怕。

“你身上有伤口么,为什么不包扎?”阮棠焦急担忧地抓住他手臂。

“不是我的血。”秦莫尧心烦意乱地应了一句,目光紧紧锁定手术室。

看都没看阮棠,也不奇怪她为什么突然出现在榕城。

阮棠有些不知所措,秦莫尧的态度很奇怪。

她顺着他的目光望向手术室,良久,又惶惶地扭向顾柠。

顾柠神色复杂,欲言又止。

阮棠忽地有了可怕的猜想。

“……莫尧,受伤的、是谁?”

“是婉儿。”秦莫尧语气难得自责,“她为了救我……”

他如此清楚地记得林婉儿鲜血的温度。

平时那么柔弱的一个女孩子,当时为了推开他,竟然爆发出那样惊人的力量。

阮棠倏然心里一动。

医生从手术室中急匆匆地推门而出,将一张病危通知书递上前,“有碎片卡在脊柱上,情况很不好……”

秦莫尧握着笔,眼神隐晦如墨。

这一张又一张的病危通知书,每签一次,林婉儿向他扑过来的场景就会在脑海中重演一遍。

告诉他,那个女孩子,为了他可以不要命。

阮棠静静看着他散乱低垂的额发和沉重的表情,心底一片冰凉荒芜,隐隐浮上一个答案。

也许无论如何,她都终将彻底出局的。

小说[爱你,之子于归] 第4章 终将彻底出局 试读结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