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生了个怪物

精彩章节试读:

景昕云刚送走了最后一个病人,转身一看,便发现屋子里没了云翰深的身影。

“师傅你在做什么?”景昕云走到后院,看见云翰深正收拾着包袱。

云翰深深深叹息一口气,“小丫头,为师要回皇都一场,你且在这里等着为师。”

一个可怕的猜测蔓延在景昕云心里,她在世界上已经没有了亲人,云翰深是这么久来跟她相依为命的人,皇都如今动荡得那么厉害,她实在不想他回去涉险。

“师傅,您能告诉我,你去皇都干什么吗?”景昕云静静的低着头,那里有太多悲伤的回忆,如果可以,景昕云宁愿一辈子也不想去。

云翰深轻轻摸了下她的头,“你应该知晓为师这一辈子没有亲人、没有子女,所以我一直把你当我闺女看待,我这一生最看重的就是友谊,当年在太医院当值,多亏你父亲和友人的照顾,若不然我早已死在了深宫里面,如今友人有难,我肯定要回去帮他,一如当初帮你们景家一样。”

景昕云无话可说。

父亲能有这么一个重情重义的朋友,有多么难得。

“师傅,您带我回去吧,我也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,多一个人总归有个照应。”景昕云藏在袖中的手,缓缓捏紧。这一刻,铺天盖地的回忆猛地袭来,她想起了她焚火致死的孩子,也想起了被人当做怪物跳江的那一桩桩往事。

云翰深微微笑道:“小丫头,我知道你不想回去,你就留在此处。”

“不,师傅,如果我袖手旁观,我一定会后悔,您带上我吧。”景昕云不由分说开始收拾自己的包袱,在人没有注意的角落,一滴泪从眼角滑落。

即便不愿再提起,景昕云也明白,某些事情深入骨髓,无法忘记。

云翰深没有再说什么,第二日,他们收拾好了行李,便轻装去了皇都,一路上到处流窜的百姓不断从皇都涌出,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伤。

景昕云看着,心情便越堵得厉害,她实在无法相信,这一切都来自于那个曾经说过要保护她的男子……

宗以濯,你变了,已经变得我不认识了。

五日之后,两人刚抵达皇都,便被铺天袭来的惨叫声,震得愣在原地。一群群百姓疯狂的逃窜着,不稍片刻,一群穿着墨色朝服的百官款款从街道走过。

云翰深随便找了一个百姓询问,“怎么回事?”

百姓吓得半死,极快的说了一句,“皇上下令处死夏尚书,今日便在午门五马分尸,勒令所有文武百官必须到场,这是一个警告,警告他们,不得辞官。”

云翰深刚想继续问几句,那名男子便使劲儿挣脱了他,快速跑到小巷子里,消失了踪迹。

景昕云也被眼前的这一幕,惊得措手不及,上次在皇都时,整个街道欣欣向荣,短短数月之间,整个街道竟变成如此惨况,她实在不敢想象,这群百姓到底生活在怎样的水深火热中。

云翰深也紧皱了眉头,似乎没料到惨况会如此激烈。

“师傅,您的友人叫什么名字?”

“赵世良,乃是太医院当值的一名太医。”云翰深回答道。

两个人跌跌撞撞的在人群中穿行,正路过午门的时候,一群百姓和官吏害怕的惨叫声高低起伏。

一瞬间,景昕云脑海中有一根弦猛地断了,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,神情呆滞。

云翰深发现身后的人没有跟上来,回头一看,就看见原本坚强的小丫头,此刻瞳孔涣散空洞的站在那里。

轻轻拍了下她的肩头,“小丫头,什么都别想,跟为师走。”

景昕云像是陷入了与世隔绝的静默中,仿佛回到了一年前,那时烈日当空,她的父亲也如同今日一般,被推上了午门邢台,记忆的重合铺天盖地,景昕云很鄙视自己,即便再怎样装作不在乎,她也知道,某些事情发生了,便永远忘不了。

云翰深揽住景昕云的肩膀,“小丫头,为师知道你很重感情,可某些事情已经过去了,人需要往前看。”

可是,她忘不了,忘不了!

景昕云也想没心没肺的活着,可时间冲刷不了伤痛,呼吸每一分一秒都是痛的。

“师傅,我想念我父亲了。”泪水弥漫了景昕云整个眼眶,紧紧咬着苍白的唇瓣,她连拜祭父亲的地方也没有,那一天,她亲眼看着牧犬吞食了父亲的尸体,尸无全骨,如果不是她爱错了人,这一切都不会发生。

“你父亲不会怪你。”云翰深努力着安慰着小丫头,和她长久相处下来,云翰深自然了解小丫头的性格。

“可是我怪我自己啊。”

景昕云早已泪流满面。

小说[第一章生了个怪物] 第十九章 试读结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