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宜撩

精彩章节试读:

洗手间外是嘈杂的声音,里面却安静空旷的很,初静接起冷水就往脸上泼去,甚至秋天,水冷的令人牙齿打颤。

她抬起头,镜子中的人脸色苍白,眼睛下略显乌青,看起来许久都没休息好。

吱——

看着进来的人,初静手指微拢,转身就要离开。

“你怕了?”讽刺嘲笑的声音从身边那人嘴里传来。

初静停下脚步,冷冷道,“怕?我为什么要怕一个勾引别人老公的狐狸精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那几个字就像是刺一般狠狠扎进白雪薇的心中,她眼睛瞬间就红了起来,用力的拉住初静的手,恶狠狠道,“也比不上某人是个**!还没离婚就恬不知耻的去勾引男人,怎么?那晚跟陌生的男人过的好吗?他有没有满——”

白雪薇的声音戛然而止,取而代之的是左脸**辣的疼痛,她瞪大眼,不可置信地看着对方,声音因为愤怒抖的更厉害。

“你打我?你竟然敢打我?”

初静那淡然冷漠的模样令人厌恶,仿佛众生都被她踩在脚下,白雪薇讨厌透了!

怒火弥漫在她的心中越烧越旺,说出的话也越发恶毒,“你以为诉讼就能够和丰凯离婚?做梦吧!你以为我会让你那么轻而易举达到目的?初静你不会好过的!”

“我不好过?”初静觉得讽刺极了,缓缓走上前,白雪薇被她眼中的冷意吓了一跳,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,却被一双手紧紧的捏住了脸颊。

“你不是想和陆丰凯在一起吗?不是巴不得爬上他的床吗?怎么,我和他离婚不是你最好的机会吗?”初静眼角泛红,在她耳边轻声道,“不过你说错了,不好过应该是我送给你们的忠告。”

门被打开又关上,一片纯净的白色此刻看着人喘不上气,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掐着白雪薇的脖子,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,仿佛溺水的人。

而初静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,可那句话如同恶魔的低喃一般在她心头缭绕着。

那天白雪薇说的话初静同样觉得哪里不对劲,和陆丰凯离婚这件事不是她巴不得看到的吗?为什么反而是这个态度?

初静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,却偏偏不知道从哪里查起。

“初医生?初医生?”

恍惚间听到有人叫自己,初静猛地抬头,却见面前的护士担忧的看着自己。

“初医生你没事吧?看你这几天似乎精神都不大好。”

“没事,就是没休息好。”初静摇摇头,将手上的资料递给对方,“五号床的病人刚做完手术,配的药以及理疗的方案都在这了,还有四号床病人要多……”

她细致耐心的将病人情况讲给护士,说话的时候眉宇间一片认真谨慎,完全不见刚才恍惚的神情。

将事情一一交代完,初静出去推开了另一扇病房的门,这里很安静,床上的病人躺在病床上,安详放松的模样仿佛只是睡过去而已。

护士正站在她身边记录着情况,初静轻声问,“我母亲今天怎么样了?”

小说[今日宜撩] 第14章不对劲 试读结束。